山东援鄂护士突发心脏骤停正抢救 昨日刚隔离期满


上述例子充分说明,与公众的沟通是多么重要。多给舆论一些空间,让那里容纳公众的更多真实情感和情绪,也让那里形成官民更多的有效交流,其所产生的最终效果很可能是对官民沟通的帮助大于对社会紧张的推升。实事求是地加以改进,塑造中国舆论场的建设性,这是一个紧迫的课题,也是中国必须面对的挑战。4月4日18:00(巴黎时间4月4日12:00),中国驻法国大使馆邀请张文宏教授与在法华人华侨、留学生等进行在线交流,回答海外同胞们关心的疫情发展、个人防护等热点问题。

如何打破恐惧?张文宏建议,80%的人是不需要去医院的。第一,要有很好的心态。95%的年轻人,即60岁以下的人病死率是极低的,除非有基础疾病;第二,调节睡眠;第三,营养要调整好。张文宏强调,有一种情况需要去医院——有明显的肺部损害,即表现为力气不够。“做一点点家务事,就觉得力气不够了。这个信号是很明确的,要立即就诊,接受氧气治疗。”

在中国,情况正相反。我们各地的干部们很多属于“会做不会说”型。湖北最危急的时候,干部们很怕舆论追究他们在疫情初期的过错,虽然也举行了记者会,但很多时候是念稿子,没能有效回应人们的关切和焦虑。他们希望公众放手让他们做事,他们有错误悄悄纠正就是了,理解不了舆论的较真。

湖北在抗疫初期出了问题,造成了严重后果,必须追责。但是加上后期的表现,湖北整体上要比纽约州要强得多。湖北的人口是纽约州的三倍多,但是纽约州目前的死亡人数就已接近湖北了,到疫情结束,纽约州死亡的人数肯定是湖北的好几倍。事实摆在这里啊,湖北的错误,纽约全都犯了一遍,但湖北的很多官员已经按照正常逻辑黯然下台了,而且一度牵连了中国官方的整体形象。纽约州长科莫反而成了民主党新的政治明星。

上个月月底,张文宏和钟南山院士参加的十几个国家的交流会,看到法国的医生态度非常凝重,“我认为这个难关是暂时的,这个病例数加快增加和检测能力是相关,新增病例数已经没有这么快。”

美国的抗疫差得出了圈儿,无论联邦政府还是州政府都严重低估了风险,未做任何准备,之后又陷入一片慌乱。湖北当初发生的各种错误和问题正以放大数倍的方式在美国,也在其他欧洲国家上演。

对于法国的疫情发展,张文宏表示对法国有信心,相信法国可以期待病例数在4月份取得控制,目前已经过了一半,(过了)最艰难的时候,建议目前还在法国的侨胞要积累早期抗疫的经验,对战胜疫情有信心。

张文宏表示法国目前病例数加快,病死率也不低,将近9%,意味着在法国的局部地区老年人住院遇到困难。

西方的老百姓此刻其实已经不指望政府拿出什么有效办法了,大家在做着不同的自我选择:或者惜命待在家里,或者无所谓,染上了拼低死亡率的运气。不像中国,出了大灾难,政府真的要担当,实质性领导抗灾,保护人民。老百姓对此也充满期待,政府做的稍有闪失,公众群起声讨,政府也非常在意,迅速就要做出调整。

西方其他国家的情况也都是这样,政府干得太差了,手笨所以练就了一张“灵巧的嘴”。